云浮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七塔之上 第七十三章 傀儡之毒

发布时间:2020-01-16 22:49:48 编辑:笔名

七塔之上 第七十三章 傀儡之毒

罗莎的短剑落在了地上,身体呆立,手脚颤动,偶尔会做出一个莫名其妙的动作,就好像一只断线的木偶。

“等一下。”克里特放下已经开始神志不清的陈汉生,转头对多丽丝说,“我得去帮忙,詹妮坚持不了多久的。”

他掰开陈汉生的手指,避开那些黑色的汁液,把他的长剑握在手里。

“你要去解决她?她,她会不会也炸开?”多丽丝不由自主地拉住了克里特的袖子。

“不知道。万一炸开,我也会试着用风盾抵挡一下。但是如果等她恢复过来,詹妮就危险了。”说完,克里特就提着剑冲了过去。

他冲过詹妮身边时,看了她一眼,只见她闭着眼睛,脸色发红,滚滚汗珠不断从她稚嫩的脸庞上流下,一双小拳头被她捏得紧紧地,像是在和一个看不见的敌人战斗。虽然她给人一种快要力量不支的感觉,但是依旧竭尽全力坚持着。

克里特冲到罗莎身前,双手握剑,奋力前刺。但是他这样一个瘦弱少年的力量,怎么比得上陈汉生的子弹?罗莎连子弹都打不穿的身体,克里特手里的长剑自然无办法。那长剑就像刺硬土地上一般,罗莎的皮肉往里微微凹陷,却连一丝伤痕都没有。

果然她的躯体被这种邪门的力量改变了。

克里特一咬牙,举剑像她的面门刺去。再变,眼睛总不可能变成石头吧?

可就在长剑要扎到罗莎眼睛的时候,她突然动了,伸手一只手,握住了长剑的剑刃。克里特的力量远不及他,只觉得剑身上传来一个大力。罗莎一拉一摔,克里特就一个踉跄跌下了田垄。

这时詹妮也睁开了眼睛,她的脸色红而复白,那道银光飞离了罗莎的脑袋,回到了她的眉心。次使用这个技能牵制了对方将近一分钟,詹妮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掉了。

罗莎压根不管这个摇摇欲坠的小女孩,直接向陈汉生扑去,多丽丝吓得大声惊叫起来,但是她却没有逃跑,而是张开身体挡在了陈汉生面前。

她说不上来自己是怎么想的,只是本能的觉得陈镇长太重要了,不能让他受到伤害。她眼睁睁地看着面无表情的罗莎越冲越近,手指张成了爪子,直探她的心口,好像下一秒就要把她的心脏掏出来一样,但是真到眼前的时候,罗莎的眼中闪过一丝挣扎,嘴里费劲地吐出一个字:“躲!”

“罗莎!啊~”多丽丝刚开口,就见罗莎的手爪变成了手掌,将她掀飞了出去。

陈汉生身前再无阻挡,随时都要毙命在罗莎的爪下。这时,远处飞来一道流光,那是一团和枣子大不多大小的光团,如果能够细看,会发现那是一只耳钉,外面包裹着斗气。耳钉在罗莎做出任何反应之前,直接戳中了她的胸口,炸开的斗气直接把她击飞了出去,而耳钉在扎在了她的胸骨上。

耳钉爆发出强烈的魔力,一道道黑气就从罗莎的七窍当中冒了出来,她倒在地上,口中发出低沉含糊的叫声。但随着黑气越来越少,她的声音越来越弱,随后昏迷了过去。

那耳钉自己飞了起来,化成了一个人形,正是格莱德。

而几息之后,卡兰达也赶到这里,扑向了倒在地上的陈汉生。刚刚与格莱德合作的那一击,正是她发出的。

克里特一瘸一拐地爬上了田垄,扶住了快要倒下的詹妮,她身体一软,倒在了他怀里。

“真是诡异的法术。”格莱德看着飘散的黑气和地上溅满呃黑水说道。他用手指沾了一点黑色的汁液,在拇指和食指指尖揉搓了一番,然后说道,“这东西毒性不小。”

“格莱德,快看看。老陈这是怎么回事?”身后传来卡兰达焦躁的声音。

他快步来到陈汉生和卡兰达跟前。陈汉生躺在卡懒得臂弯里,已经彻底昏迷了过去,他整张脸都是黑灰色的,看上去失去了所有的生气。卡兰达真尝试着呼喊他,却并没有任何反应。

格莱德检查了一番陈汉生的身体,说道:“他中毒了,这不是普通的毒药,而是一种能够侵蚀生命力的毒药。它应该来源于某种邪恶的法术。我们刚远远看到的那两个爆开的人,应该就是被制作成了毒药的媒介。”

“那能不能救?”

“我先试试吧。”格莱德释放了一个解毒的魔法,陈汉生的脸上的黑色消退了不少,但是很快,它们又像潮水一样退而复来,“普通的解毒魔法看来没用。我们得另想办法,能够找到下毒的这个家伙。”

“老师,罗莎如果能够醒过来,应该看到过她。”这时克里特扶着詹妮,向他们走了过来。

“来不及了,罗莎,罗莎已经死了。”多丽丝带着哭腔说道,她蹲在罗莎边上,原本那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现在看上去干瘪地像骷髅一样。那种能够把人击飞的力量和难以攻破的防御,不是没有代价的,它们的来源就是从她身体中提取的生命能量。当黑气消散,罗莎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

所以线索也就这样中断了。

“我也许,也许看到了那个人。”詹妮在一旁小声地说道。

“嗯?你是通过寄物之灵看了他是吗?”格莱德对詹妮释放了一个回复体力的魔法,让她精神好了很多。

“是的。老师,我进入罗莎头脑中的时候,看到很多很多根黑色的丝线缠绕这一个纯白色的小人,那些丝线怎么牵动,那个小人就会跟着行动。而我自己就像一把刀,只要对着那些丝线冲过去,他们就会被劈断。但是那些黑线还会重新生长,没完没了地捆住那个小人。我刚刚就是在不停地砍断丝线,不过我越来越熟练,速度也越来越快,后来,就在我可以砍断所有线的时候,操纵那些线的那个人出现了,他就像一个躲在幕后面的巨大阴影。但是有几个瞬间,我能够隐隐看到他的脸。他是一个脸色苍白的中年人,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他有一双深蓝色的眼睛,里面还发着碧绿色光芒。”

重庆妇儿医院可靠吗
重庆华肤医院看病怎么样
安顺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贵阳癫痫病专科医院推荐
深圳看妇科哪个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