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混乱战神 第三九三章 意外的危机

发布时间:2020-01-16 16:48:55 编辑:笔名

混乱战神 第三九三章 意外的危机

9oo11983第三九三章意外的危机

多谢你的好莱茵内尔年中的弯刀终干一点点幕“个公,只是他的口气依然很冷漠,虽然他因为别的原因已经没有了和韩进决一死战的资格。但他不会放弃自己的坚持。

“多谢?看样子你并不想接受我的帮助。”弗进微笑道。

“我不会背叛兽人族,更不会被谁利用,对自己的族人挥起屠刀!”

“你误会了。”韩进摇了摇头:“我需要兽人族的力量,所以,我要对付的只有弗萨一个

“你会需要兽人族的力量?”莱茵内尔冷笑一声:“拉斐尔大人,做为一位阶强者,您没有必要这样虚伪。”

“你多心了。事实上,我是没有必要欺骗你。”韩进淡淡的说道。

呵呵,,你真的以为我看不出你的用意?消灭了兽人族,实力大损的精灵更不是你的对手,这样你将成为这一带实力强大的领

“没有了兽人族和精灵,我就要直接面对所罗门大公爵了。”韩进

“我们知道你和雅琳娜的关系,所罗门大公爵难道会对你构成威胁?真是笑话!”

“你太肤浅了!做为弗萨的亲生儿子,你尚且和他不是一条心,我怎么就一定会和所罗门大公爵保持和平呢?”韩进轻声说道:“一年多以前,你们派出使者去了孤崖城,收买佣兵袭击雅琳娜,现在我问你,你们从哪里得到的有关雅琳娜的消息?”

莱茵内尔神色终于出现了变化,随后若有所思的沉吟起来,韩进这番话是诛心之言。莱茵内尔清楚前后内幕,他突然察觉小好像确实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在我足够强大之前,我并不想面对所罗门夫公爵,他的耳怕,,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韩进缓缓说道:“所以我的设想是,制止兽人族与精灵族之间的战争,把野柳城还给精灵,拜特城属于你们,那里原本就是兽人联邦的府。也算了结你们一个心愿。我要黑鸦城和圣冠城,你们负责替我挡住所罗门大公爵,我的注意力会转向北方。”

““不错。”

莱茵内尔皱眉沉思了,他已经理解了韩进的目地、忧虑和苦衷,而且他自己认真分析,韩进的话可信度很高!

其实韩进的措辞并不高明,如果弗萨在这里,可能会当场笑掉大牙,你以为你是谁?仅凭你几句话,或者你的意志,就能制止一场战争,并化解由无数生命凝成的深仇大恨?!但莱茵内尔没办法想太多,因为他与弗萨之间的心结,弗萨根本不会教给他权谋,他现在的一切,几乎都是自己领悟出来的。俗话说师傅领进门、学艺在个人,韩进的资质非常好,否则当初他师父也不会在茫茫人海中选中他,加上所罗门大公爵。在拥有了两位可遇不可求的引路人的情况下,他尚且付出了无数心血、精力,才能走到今天,莱茵内尔却一个都没有,就算他的资质比韩进更好。他也永远无法过韩进。

“当然,我的设想不一定会实现,可能会出现其他变化。”弗进轻叹一声。

“您说的变化是指,”

“也许只需要半年。也许需要十几年,深渊种族的军队会出现在地面上,第二次大6战争必将全面爆。”韩进顿了顿:“按我原来的计划,是准备对付切瑟姆,但心里又很矛盾,如果切瑟姆愿意与申领主和解的话。我可以与他维持和平,大6战争”关系到我们所有地面种族的生死存亡,我们必须团结起来!”

“深渊种族的军队?”莱茵内尔的眼睛瞪了溜圆,半晌叫道:“这不可能!”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弗进缓缓说道:“知道我为什么宁愿放弃拜特盟,也要攻击扎古内德么?!因为他就是深渊大恶魔唐纳德的爪牙!”事实上扎古内德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种族,对深渊大恶魔唐纳德始终秉持着警戒之心,但为了大局、计”只能往扎古内德身上泼脏水了。

“您是怎么知道的?”

“秘密。就象我的魔法一样,在彻底打败深渊种族之前小我必须保守我的秘密。”

莱茵内尔呆呆看着韩进,今天韩进来找他一起商量对付他的父亲弗萨,这已经让他感到匪夷所思了,后来听到的消息一个比一个更震骇,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现在明白了?不管是为了挡住所罗门大公爵,还是为了应对第二次大6战争。我都需要兽人族的力量。”

莱茵内尔没有回答,在帐中缓缓转着圈,片刻,他突然转身问道:“您为什么一定要针对我的父王?直接找他谈,效果不是更好?!”

“弗萨是一个极度自私的家伙,否则,他怎么会因为自己的贪婪,便夺走亲生儿子的妻子呢?在他眼里,什么都没有他自己重要!”韩进轻声道:“我甚至怀疑,如果大恶魔唐纳德给他足够的好处,他甚至会转变立场。站到深渊种族那一边,不说我,说你,如果你有这样一个战友,你会相信他么?你敢相信他么?”“’

“不会!”莱茵内尔缓缓说道,他感觉韩进这几句话实在是太解气了!

“我需要一个新的坚定的战友,至少我敢把我的后背交给他。

韩进道:“在弗萨的孩子们当中,我经过仔细了解,只有你合适。”

“为什么只有我合适?”莱茵内尔心里痒痒的。他想知道韩进是用什么方法了解到了他的兄弟姐妹,从而得出这种个正-小-吟荡的分割-说-吟荡的广告“屋’删断,但他也明白。韩讲不可能告诉他,所以他也没问仁※

“因为你够聪明,因为你已经完全成熟了,因为你是一个合格的勇士。”

莱茵内尔长长叹了一口气,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他突然感觉,韩进并没有传说里那么可怕。

过了片刻,莱茵内尔缓缓说道:“现在,我相信您的诚意了,但是。我不会帮您去对付我的父亲,这”我想您可以理解,当然,我绝不会委向父亲告密!”

“我能理解。”韩进微笑道:“其实我并不需要你做什么,只要把一些话、一些消息带给弗萨就可以了。

“是什么?”莱茵内尔问道。

正规的小并充满和谐氛围的交谈终于开始了。莱茵内尔的表情在不停变幻着,时而惊讶、时而欣喜,他无比认真的说着、问着,没人知道他们在谈些什么,只是,那几个趴在的上不敢动弹的精灵,脸上的恐惧越来越浓,已经变成了绝望。

不知道过了多久,韩进朗笑道:“这个功劳当然是属于你的,你父亲没有做到的事,由你完成了,还有谁比你更有资格么?”

莱茵内尔不错眼珠的看着韩进。突然再一次拔出雪亮的弯刀,刀光闪了两下,两个精灵根本没能反应过来。直接被劈成了两段,“不”另一个精灵出尖叫声,可下面的话已经被莱茵内尔的刀光截断了。“’

“你还不了解他,这个计划1不可能成功。”莱茵内尔把弯刀插入刀鞘。摇头道。

“为什么?”

“因为”一般情况下,他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没有把握,那就给他把握。”韩进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只水晶匣子。递给了莱茵冉尔。

莱茵内尔惊疑的看了韩进一眼,接过了水晶匣子,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能改变弗萨的决定?打开匣盖。一张制作古朴的魔法卷轴静静的躺在匣子中,莱茵内尔一看到卷轴傍的标记,他认得人类的文字。当即目瞪口呆:“这是

“耸了么?”

“够了”当然够了”莱茵内尔要出苦笑:“只是”有些可惜!不过您放心,我知道这不是属于我的,呵呵”我不会象他那么贪婪!”谈话之前。他还不想真的去做,因为他恐惧,也不认为韩进能轻易取胜,现在,为什么不做?!

“够了就好。”韩进轻声道。

“我很好奇,这种魔法应该早就

“文明的瑰宝,不可能一下子全部消失,终归要给后人留下些行么。”

“是啊”莱茵内尔点了点头,随后又突然想起什么:“对了,有件事要告诉您。”

“什么?”

“您和精灵族的仙妮尔,”关系应该很不错吧?”

“是的。”韩进眉头一挑,他听的出。莱茵内尔的“不错。是什么意思。

“您走到野柳城去一趟,否则”你们就见不到一面了。”莱茵内尔用同情的目光看着韩进:“因为精灵族的动向很模糊。他已经快要失去耐心了,所以派大萨满尤里丁带兵支援野柳城战区。按照行程算,在明天黄昏时分,他们将赶到野柳城。”

此刻的莱茵内尔是无比真诚的,他认为韩进简直是他的大救星,突然之间到来,给了他一个光明的希望,而且了解他、信任他,没有任何协约,便把那堪称稀世珍宝的魔法卷轴交给他,这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所以,他觉得自己应该回报些什么。可惜他能付出的大多对韩进毫无意义。唯有这个消息还有点价值。

韩进沉默了片玄:“谢谢!”

“别客气,我们将成为真正的伙伴。不是么?”莱茵内尔大笑起来。

“是啊…”韩进也在笑。

“告诉大家,再加把劲,我们很快就要到野柳城了。”布兰琐对身边的翠西说道,连日来的长途跋涉在她秀美的面庞上添加了几抹疲惫之色。

当翠西把布兰琰的话传下去之后。不出布兰椅的预料,队伍中顿时响起了嘈杂的抱怨声。布兰椅苦笑了下,却没有责怪什么,身为族长的她尚且感到疲倦,也难怪战士们抱怨。

全部族领走到了布兰简身边,略带些不满的说道,“布兰琰大人。希望您的猜测是正确的。”

布兰琰看了眼那全部族领,淡淡的说道:“就算错了,我也要看一眼生命古树!”

另一全部族领叹道:“元老院不是和他们结盟么,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们和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实在想不出来他们有什么理由这样做。”

“我也想不出来。”布兰椅回道。

“可是”

“为什么要去想呢?”布兰琰笑了笑:“我只知道,战争已经爆了。这就足够了。和兽人结盟是元老院的决定,与我无关,而且我从来不认为兽人会成为我们的伙伴,你认为呢?”

那部族领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是啊,哪个精灵能够心甘情愿的把兽人当作自己的伙伴呢。即使是做出这个决定的元老院,恐怕也是抱着利用的心思。

“还是休息一下再走吧,战士们已经累得不象样子了。”并肩和布兰椅走了一会,部族领又开口说道。

布兰琰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是你累了吧?”

那部族领顿时涨红了脸,“难道你不累吗?连我们都承入一:。你认为那此普酒战十坏能再坚持多久”

布兰椅干脆停了下来,认真的看着说话的部族领,“我们的战士已经虚弱到这种程度了吗?”

这时另一全部族领连忙上来打圆场,“布兰镝,你知道的,他不是这个意思,其实休息一会也没什么大不了吧?你看,这一路上连兽人的影子都没看到,也许那个人类领主就是胡乱说说而已。”

“在野外遇到兽人的部队,你认为我们活下来的几率会是多少?”布兰椅扔下这句话后,就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部族领们都不说话了,互相看了看,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也跟着抬起了脚步。既然已经相信了布兰椅,那么还是服从命令的好。在森林中精灵是当之无愧的,可是在野外的战斗能力就有些乏善可陈了1毕竟不是每个精灵部落都能够拥有银色飞马。

临近黄昏时分,以布兰椅为的大队精灵们终于看到了野柳城巍峨的身影。

布兰稍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只要能进入野柳城,就意味着他们这些人获得了安全,野柳城的防御能力可是母庸置疑的。

正在忙碌着修复野柳城城墙的精灵们现远方走来的大片身影,连忙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敲响警钟的同时已经全部隐蔽在了蔓藤的后面,一支支锋利的箭矢从蔓藤的空隙中探了出去-小-吟荡的分割-说-吟荡的广告“屋’离野柳城越近,布兰琰就越觉的有些不对,地面上遍布着纷乱的野兽脚印,和兽人族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布兰砖很容易就可以分辨出来那是疾风狼留下的足迹。

原野中有一个规模惊人的大坑。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布兰椅不禁皱了皱眉头,看着坑内暗红色的泥土,心中愈肯定这里生过一场战役。

听到了警钟,仙妮尔和阿西娜迅赶到了城头上,等到看清对面来的不是兽人,而是大批的精灵之后。她们俩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破损的城墙还没有修复好,根本就承受不住几轮打击了。

进入城内,布兰镝等人惊愕的现,这座庞大的城市里竟然只剩下一千多名精灵族战士,其余的人都到哪里去了?难道是在城外的那场战斗中都极牲了?

“我们又不傻,怎么会出城和兽人的大部队硬抗呢。”听到布兰椅的疑问,仙妮尔笑着说道。

“夫部队?!”

“兽人族进攻野柳城了?!”

“岂止走进攻,他们差一点就把野柳城打下来。阿西娜苦笑了一声,随即对身边的精灵护卫说道,“让他们加快进度1兽人族只是暂时退却,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出现!”

城墙上的精灵们又开始忙碌起来,覆盖着城墙的蔓藤也仿佛一扇扇窗帘般分开,露出了下面斑驳不堪的墙体。“’

“山丘巨人?。布兰椅皱着眉头问道,铁器锻造向来是兽人族的弱项,导致他们根本造不出什么像样的攻城器械,能把坚石筑就的城墙破坏到这种地步,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恩。”仙妮尔点了点头。

“多少?”布兰残追问道。

“大概有十几个吧。”仙妮尔回答道。

“什么?”布兰镝吸了口冷气。觉得要重新评估野柳城的防御能力了,要知道山丘巨人是天生的投掷手,论起准确度来比精灵族也不遑多让1并且射程比精灵族还要远,威力也要大上一些。能在十几个山丘巨人的攻击下保住城墙,让布兰镝深刻的认识到了野柳城里那株生命古树的力量,是那些其他地方用生命种子催生出来的生命之树无法相比。

“不过现在没事了,那些山丘巨人已经被仙妮尔干掉了。”阿西娜不无自豪的说道,那石破天惊的一箭令她至今都无法忘怀。

布兰琐和身边的部族领们霍然转头,齐齐看向了仙妮尔,目光中充满了震惊。

仙妮尔看到布兰椅等人的目光。轻轻抿起了嘴角,“过去的事情了,还提它做什么,到是布兰椅姐姐,能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呢,以前就听拉斐尔说起过你。”

听到拉斐尔这个名字,所有人的脸上都有了几分尴尬,布兰砖和那些部族领就不用说了,没有韩进的提醒,他们也许一直到兽人打到面前还不清楚生了什么事呢。尤其可笑的是,提醒他们的恰恰是精灵联军的攻击目标。而以阿西娜为的野柳城精灵,更是很清楚元老院做出了怎样的决定,以及那场荒唐婚礼的真相。

“你们怎么了?”感觉到气氛有些异常,仙妮尔不禁有些奇怪。

布兰稍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张口,只能尽力转移话题,“近生的事情太多了,仙妮尔,我们远道而来小不是就想让我们站在这里吧?”

见布兰椅不想说,仙妮尔也没有追问下去,淡淡的笑道:“当然不会了1我这就让人带你们去休息。小。

看着布兰椅等人远去的背影。仙妮尔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联想到自打从幻境里出来之后,身边的所有人看到自己都是一副躲躲闪闪的神情,仙妮尔的心里隐隐浮现出一丝不详的预感。

“我”我去帮着安排一下。小。阿西娜不敢看仙妮尔的表情,勉强找了个借口,便逃也似的跑远了。

在野柳城提供的住所里,布兰琰和部族领们围坐在一起。

“元老院这次的决定,实在是太草率了一全部族领叹着气说道。

“没错!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出的主心兵人族是什么品行,大6人今知道,跟他们联明那不是儿小…路

“就是,这次多亏了那个人类领主,真不知道咱们为什么非要跟他做对。”-小-吟荡的分割-说-吟荡的广告“屋’部族领们你一言我一语的纷纷说道,精灵是个恩怨分明的种族,时间接救了他们的韩进,这些领们再也提不起一丝恨意,虽然韩进的手上没少沾精灵的血,但毕竟是自己先侵略的人家不是么,还是趁着韩进不在的时候。

“我担心的不是兽人。”布兰琰低声说道。

“那你担心什么?”

布兰简抬起头。看着周围的部族领,“你们真的不知道,拉斐尔为什么要那样做吗?是我们先动的战争,兽人和我们打起来,他应该是兴的一个。”

部族领们都沉默了,但他们就是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来答案。

“难道是拉斐尔对兽人一点好感都没有?所以不忍心看我们被兽人杀害?”一全部族领说道。

布兰稍仔细想了想,开口说道,“这应该是一个方面吧,毕竟兽人的口碑实在是不怎么样。”

“那当然了。”说话的部族领一脸自豪,“和兽人比起来,咱们可是好多了。”

“好在哪里?”布兰椅嗤笑了一声,“真的是那样吗?看看咱们是怎么对付那个人类领主的吧,假婚礼我就不说什么了,毕竟是为了鼓舞士气。可是用假冒的仙妮尔把拉斐尔骗进包围圈1这种事也算得上光明正大?”

部族着领们张了张嘴,却无言以对。

坪的一声,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阿西娜。

“这个“主意是谁出的?”阿西娜的脸上罩上了一层寒霜,她一直负责守护野柳城,不知道前线生过什么,普鲁登斯计划失败,总不是好事,当然不会四处传扬。

“还能有谁?”布兰琰叹了口气,“自然是咱们的联军统帅,普鲁登新。”

该死的!阿西娜在心里诅咒了一声,作为箱迪亚这一系的成员,她对以普鲁登斯和大长老为的激进派本来就没有好感。如果这件事生在别的精灵身上,阿西娜也不会如此气愤,事不关已、高高挂起,这不只是某些人类处世的信条,精灵也不能免俗。

可关键的是。仙妮尔是高宾的妹妹,而这么多年以来,莉迪亚的心系在了哪个人的身上。她们这些做下属的全都一清二楚,连带着也把仙妮尔当做了妹妹般照顾。大长老逼迫仙妮尔接受那个来自南方的普鲁登斯,导致仙妮尔强行闯入幻境,就已经让她们看不惯了,没想到他们还利用仙妮尔的名头做诱饵,来把那个人类领主引入陷阱,真不敢想象,一旦仙妮尔得知这个消息,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然后怎么样了?”阿西娜涩声问道。

“然后?然后咱们花了大代价请来的龙城长老,被拉斐尔杀掉了!”布兰椅没好气的说道。“’

阿西娜大吃一惊,竟然还有龙城的长老参与其中,并且更为震惊的是,在落入陷阱的情况下,拉斐尔居然还能杀掉龙城的长老,这需要多么高绝的实力?那位人类领主还真的无愧于屠龙者这个称号。

“那个“普鲁登斯呢?”阿西娜不无恶意的想着,连他也一起被拉斐尔干掉,不是他跑到这里搅风搅雨,也许就没有这么多事情生。

“据说咱们的联军统帅逃出来的时候衣不蔽体,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布兰椅撇了撇嘴,先是不看好这场由精灵先起的战争,再到后来的被排挤,对普鲁登斯这个人她是一点好感都欠奉。

“对了,那个仙妮尔是怎么杀掉十几个山丘巨人的?”一全部族领开口问道,其他人也来了精神,在场的人都想知道答案,毕竟那可是山丘巨人,兽人族即使再蠢笨,也懂得应该保护好萨满、山丘巨人这些强力兵种。

“一箭。”阿西娜看着周围怀疑的目光,加重了语气,“只用了一箭!”

房间里顿时寂静了下来,一箭射杀十几名山丘巨人,毫无疑问,肯定是附有魔法的箭矢。可问题是,要威力巨大到何种地步的魔法,才能做到这点?

“然后仙妮尔就把那些山丘巨人全部干掉了?她是怎么做到的?”

“没错,就一箭。城外那个大坑就是她的杰作,死的可不仅仅是那十几个山丘巨人。搭成*人墙的那些兽人也都死掉了,连尸体都没剩下,我也不清楚她是如何做到的。”阿西娜摊了摊双手,“不过我可以确定,仙妮尔从前可没有这样的实力。”

各全部族领们都陷入了沉思,本来在精灵联盟中野柳城的元老院就有着举足轻重的的位,神箭高宾的归来更是为野柳城这边加重了砖码,再算上仙妮尔的横空出世,恐怕再没有人能撼动野柳城的领导地。

没有人会不为自己考虑,能加入决策层就意味着可以为自己的部族争取更大的利益。但现在很显然,除了布兰残之外,他们这些远道而来的精灵似乎都没有那个资格。

而布兰琰之所以受到元老院的重视,大家心知肚明,不外是布兰残手中拥有的那的一朵雾花。

“布兰砖,你刚才说在担心什么?”一全部族领耐不住屋内沉闷的气氛,试图转移话题。

“我担心的是布兰椅环视了众人一圈。

咸丰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贞丰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白癜风疗法
治牛皮癣南宁哪家医院好
珠海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