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逆天龙尊 第685章:饕餮老祖

发布时间:2020-01-16 23:16:34 编辑:笔名

逆天龙尊 第685章:饕餮老祖

“方梦情,这十年来,你一共领取了一百三十六件任务,其中高难度任务,多达百分至七十,立功积累起来的功劳diǎn,乃是全院学子名,鉴于你出众的表现,学院决定,赏赐你一件‘金缕羽衣’,这可是超品级的,衣袍内嵌大罗金丝,防御能力极强,可以更好的保护你安全。另外,由本老祖,对你灌dǐng输功一次,还有,允许你登上藏经楼第四层,修炼十天的时间!”

那老祖重重的干咳一声,震慑全场学子,然后才以慈祥的语气,向方梦情宣布对她的赏赐,看的出来,这位老祖也是极为欣赏这位卓越的白银弟子。

“弟子多谢学院赏赐!”方梦情躬身一拜,缓缓盘坐下去。

秦霜注意到,对方梦情的赏赐,引得每一个学子都脸露艳羡之色,显然那金缕羽衣,是人人恨不得得到的珍稀宝贝,甚至那藏经楼第四层的修炼机会,似乎也是难得的好处,他心头不由得一动,难得那藏经楼第四层,是一层加速空间?不然便是摆放更高阶修炼笔记,仙功秘法之地。不然这些见多识广的强大学子会眼馋?

接下来,那老祖一个个念动名字,召唤一个个白银弟子站起来,宣布对他们的各种奖励……

秦霜暗猜,波被diǎn名的学子,这应该都是△∫,..有各种奖励的,第二波説不定就轮到惩罚了,他这算偷懒不出力的,可能在第三波吧。

果然,念着念着,那老祖停顿了一下,和颜悦色的脸色,也唰的阴沉了下去。一股肃杀气氛,隐然漂浮在广场之上,那些仙体微微颤抖的学子,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秦霜心头一震,轮到针对办砸任务的学子惩罚了。看这气氛,似乎惩罚的手段极为酷烈。不然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白银弟子会怕到这种程度?

他猜得一diǎn也没错,但真的惩罚起来,他才发现,他想到惩罚措施,还是还小儿科,在那老祖森冷的diǎn名声中,一个个没完成任务的学子,不断被他diǎn名叫了起来,当众宣布何种任务。怎么办砸的,然后,便是一次次的出手惩罚……

那惩罚,赫然便是活活捏死,喀嚓一声,一颗白银弟子的人头,便被当众捏爆,喀嚓又是一声。又一个白银弟子的人头,被那老祖活活的捏爆……

这是彻底办砸任务的惩罚手段!

而对于那些办事不利索。拖泥带水,多少有diǎn成绩,但也不能説彻底完成任务的学子,惩罚手段便是在仙体之上,钉下一根根的“穿心钉”,每一钉下。便疼得该学子嘶声惨嚎,凄惨到了极diǎn……

再次一等的惩罚,便是直接从本源仙海,强行剥夺一部分辛辛苦苦修炼出来的本源仙能,凝成一枚枚的本源罡气。准备赏给有成绩的学子吸收炼化。这种惩罚手段,虽然残酷,但总算没有那么血腥,那么恐怖……

一时间,场内一千多遭受各种惩罚的白银弟子,有的横尸当场,有的钉入穿心钉,嘶声惨嚎,有的被吸走大量仙能,萎靡不振,哭丧着一张脸,奄奄一息的样子……

广场之上,大量学子,噤若寒蝉,都是大气不敢出一口,甚至连秦霜,都被那主持大会的那个老祖,那种酷烈手段惊得心惊肉跳,不过他早就从连城璧嘴里,听説针对他这种偷懒不出力,一门心思享受学院修炼福利的惩治手段,那便是强加给他某种高难度任务,虽説那都是九死一生的任务,但总算比这批惨遭杀戮,折磨的学子们,来的令人能接受一diǎn,就算是九死一生,那也是离开这个学院的事儿了。

秦霜早就有打算,完不成任务,宁可远走,受到白银城的追杀,也绝不回来接受这种惩罚手段。

当然,他是外来户,光杆一个,跟那批学子不一样,他们都是有家有业,不敢乱逃,一逃便会祸及族人。秦霜就算逃跑,dǐng多殃及连城家族,但那可不是他的族人,他只是混入连城家族而已。

“本院还有一批贪恋修炼福利,偷懒不出力的学子,特别是近新收的一批新生,表现特别不好,一门心思想躲在各自的殿堂,修炼神通,却不领取任务,这在学院就是大忌,你们懂不懂?不过呢,鉴于你们都还出外执行任务,看不出与否,因此,学院就给你们建功立业的机会,给你们一个表现能力的机会,免得因为勤于修炼而不领取任务受罚,你们心头不服对不对?”

“方动烈,出来吧!”

那个白银老祖惩治完那批办事不力的学子,矛头便针对上了类似秦霜这般行为的学子身上,在这一diǎn上,似乎学院还给一条出路,而不是不问青红皂白,直接血腥惩罚,不过老生们都知道,学院强加于头上的任务,一个是难度高的吓人,再一个便是强行指派,没有选择的余地,因此有diǎn经验的白银弟子,宁可自己去主动领取任务,也不会整天躲在修炼殿堂之中,苦修神通,遭受强行指派任务的厄运。

而像秦霜之流的新生,有很多都是贪恋修炼环境,觉得在这白银空间羽化能量浓烈之地修炼,一日千里,都渴望尽快提升自身修为,然后再去执行任务,忘形修炼之下,却不知已经触犯了学院大忌,今天报应便来了,学院要强行指派任务,不管什么难度,落到谁头上,谁都不得有选择的机会,必须去执行,哪怕死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

秦霜就觉得,这个白银学院,法令严酷,并不是一进来便确保未来的富贵荣华了,而是经过很多筛选,很多挑战,来淬炼每一个白银弟子的眼界,经验,办事能力,自身力量等等……

那方动烈是方家的人,一听叫他。便哭丧着脸,慌忙站起,躬身听候指派任务。

“你去剑雨仙域,盗取一柄杀戮心王剑,那杀戮心王剑,乃是剑雨仙域之内。杀戮剑宗的镇宗之宝,它是一套十万八千柄的心王杀剑,经过剑雨仙域各个剑宗的努力,快要收集齐了,一旦整套心王杀剑收集齐全,就能拥有过鬼神不测的恐怖威能,势必在未来,对我白银城构成潜在威胁,因此你必须盗回一柄心王之剑。秘藏于我白银城内,让它那座杀戮无上仙阵难以构成,启动!”

那白银老祖冷冰冰的宣布这项任务,那方动烈一听,差diǎn昏厥过去,那剑雨仙域,乃是无数剑宗汇集之地,整个羽化仙界排名前十的庞大仙域。潜入该域,盗取一柄被视为剑域未来崛起的关键剑器。想想都知道九死一生啊。

“这桩任务十分艰难,为了确保完成,我会diǎn另外六个白银弟子,跟你一起,前往执行该项任务的。”

那老祖面无表情的开始diǎn其他尚未领取任务新生的名字,diǎn到谁。谁就一脸苦笑,郁闷,早知如此,还不如早diǎn主动去领取任务呢,唉。此刻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秦霜一听那个任务,便心头剧震,他在人界便一直修炼杀戮剑诀,后来缺少更高层次的剑诀,不得不自己开创新的剑诀,一直坚持到如今,甚至把杀戮剑能揉入他的大黑洞手神通之内,没想到在羽化仙界,出现了杀戮剑宗这股势力,他多么渴望自己加入那个任务的行列,去盗取杀戮心王剑呀……

可是,六个新生名字念完,也没有他,这让他颇为郁闷。他和那七人的心情截然不同,颇有diǎn想去的去不成,不想去的偏偏被指派去。

这就是随机性,秦霜也无法主动暴露自己跟杀戮剑宗的隐形关系,只能找机会,潜往剑雨仙域尝试单独盗取吧,顺便看能不能得到杀戮仙诀,也好借鉴一下,让他的杀戮剑诀更上一个新的层次。

“连城霜!”

“连城霜!”

“哪个是连城霜,耳聋了吗?”

就在秦霜心忖之间,那白银老祖念到了他的名字,他却陷入沉思之中,再一个对连城霜这个名字,还真有diǎn陌生,一不留神,没意识到在叫他,等那老祖暴怒一吼之后,他才霍然回过神来,慌忙站了起来,模仿其他学子,躬身下拜,一副听候吩咐的模样。

“哼,连城霜,你居然敢在本老祖主持的会场走神,很好,很好,你的胆子看来很大呀,那好,老祖我就给你一件上好的任务,让你去完成吧!”那老祖没好气的瞪着秦霜的身影,直接把难的任务便指派给了他,以报复他对他的走神不敬。

“你去仙兽领域,从一个叫做饕餮老祖的手里,夺回六万八千张饕餮仙符,学院已经得到确实的消息,那饕餮老祖得到的那套饕餮仙符,乃是远古时代,一尊饕餮古仙亲手炼制的,整套兽符,承载着一门旷世奇功,这也是你连城家族,不吝重金,想请学院帮你们找回的一套古兽仙符,这个任务,既是你连城家族的家事,又是学院一件高难度的任务,老祖我就把它交给你了!”

那老祖话还未説完,场内听説过饕餮老説的白银弟子便都瞪大了眼睛,谁都没想到,这个任务,会只交给一个毫无出外执行任务经验的新生手里,那饕餮老祖何等存在,何等强大,从他手里抢夺一套古符,那简直是虎口拔牙,龙腹拔鳞,这简直都不能説是九死一生了,应该称作一去不回……

只是城内众多弟子,都跟这个“连城霜”没啥交情,谁也不吭声,甚至一群跟连城家族不对劲儿的白银弟子,还幸灾乐祸的瞥着那秦霜。

“是!”

秦霜根本没听説过什么饕餮老祖,对他一无所知,听得指派给他任务,便老老实实答应了一声,坐了下去。

“哼!……”那白银老祖都没想到那小子一句废话都没多説,便坐了回去,不觉有diǎn意外,继而便意识到“连城霜”根本不知那饕餮老祖的可怕,鼻孔不由得轻蔑的哼了一下,小子,让你走神,等你见到了那饕餮老祖,你就知道。得罪本老祖是什么下场了!

接下来,那老祖又逐一清diǎn着一批尚未主动领取任务的学子名字,宣布下一个个的任务,大袖一挥,抛下一句:“散会,都给我记住。在下次学子考核大会之前,再有办砸任务者,什么下场,你们都在今天看到了,自己努力吧,不然,对于不成器的弟子,老祖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嗡!他的身影,刹那便溶入空气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秦霜飞身掠起,闪电般便飞回他的霜殿,略一凝神,脑海便浮现一副白银学院亲自制作的仙界星图,他凝神浏览,很快便找到仙兽仙域的空间坐标,把飞过去的空间路线牢记于心,又心念一动。开始搜寻剑雨仙域的所在方位,一并把这个仙域的空间坐标和出入路线记在心头……

他打算这次任务如果顺利的话。便赶往剑雨仙域,看看有没有机会,得到杀戮仙诀的可能……

风声一动,连城璧掠入殿内,他急匆匆的叫道:“主人,主人。那老王八蛋给你指派的任务,明显是报复你,我当时就感觉不对劲儿,留在后面找熟识朋友打探了一番,都説那饕餮老祖修为深不可测。曾经一怒吞爆了数百颗仙域星辰,不知吞杀了多少羽化生灵呢,那老王八蛋都不一定敢招惹他,他却把这个任务,单独交给主人一个人去完成,这不是明摆着让主人去送死吗?”

“学院指派的任务,不是无法自由选择吗?管它刀山火海,我只管去闯一闯,试一试啦,反正也无法拒绝这件任务。”

秦霜早有心理准备,不过説实在话,这件任务,也是让他砰然心动的,那连城家族的大灭绝手,其实便是那尊饕餮古仙的“大饕餮手”,只是缺少关键的一门炼气心法,无法大圆满而已,他闭关三载,参修各种吞吸类神通,倒是对那六万八千张饕餮古符颇为眼热,想夺到手里呢。

只不过,他夺到之后,是不会轻易交给白银学院的,他是给他自己抢夺的,这也是他主动想去的原因。

连城璧听他这么一説,滞了一滞,无话可説,的确,学院的规矩便是如此,凭他一个连城家族的新生,怎么可能轻易扭转过来,抗拒不去呢,他dǐng多只能替秦霜打探一些任务的消息,其他的忙便忙不到了。

“主人,我近暂时没啥任务,要不我跟你一道去吧?”连城璧修炼大黑洞手,在心奴秘法神鬼不知的影响下,已经对秦霜忠心耿耿,堪称死心塌地的臣服了,他忙问道,在他看来,在这么艰巨的任务面前,他这个奴才,得替主人分忧。

如果是一般口服心不服的奴才,秦霜还真的不怕牺牲他们呢,但对彻底心服的奴才,他倒是不想轻易牺牲掉,“我一个人足矣,你在留在学院内等我消息吧,我若迟迟不回,你也可以主动接一些任务,自己忙自己的事儿吧,那饕餮老祖要想你説的那么厉害,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大忙,反而会拖累我的手脚,我一个人去,反而能见机行事。”

説完,秦霜一甩大袖,便飞出霜殿,一股弟子腰牌的能量激射,他就感觉到白银空间的层层禁制,都对他开放起来……

唰!他化作一道长虹,便激射出白银空间,到了外界之中,回眸一望,已经处于混乱海洋的边缘了,而白银空间早已不见,只是在他脑海中隐隐显现着一个空间坐标diǎn,供他出入穿梭。

拥有弟子腰牌,或出入仙符,才能这么轻易的出入白银空间,不然那层层禁制,就会横空拦截,甚至让你难以发现白银空间究竟位于哪儿,不得不在那片可怕的混乱海洋之内逐步逐步的慢慢摸索。

秦霜化作一道虹芒,便飞向那仙兽仙域的方向……

嗖嗖嗖,嗖嗖嗖……他风驰电掣一般,在苍茫虚空急速飞驰,把无数死亡仙域,生命仙域抛在身后,那仙兽仙域,生存在其内的,都是羽化仙界强的一群仙兽,位于的仙域方位比较偏远,这也是仙兽一族,想远离人族、妖族、魔族搅扰的含义,仙兽一族,在整个仙界,处于一种中立的地位。不想卷入诸域大战之中,当然,前提是你们也不要去招惹它们,不然便会引起整个仙兽领域的愤怒……

飞着飞着,前方再也没有生命仙域,进入视线的。都是一片片死亡空域,到处是残破的陨石,漂浮的古尸,凌乱残旧的旗幡……

没有一丝生命迹象!

秦霜按照羽化星图上的坐标路线指示,穿梭在茫无生命气息的黑暗虚空,从离开白银空间之后,他整整飞驰了三天三夜之久,不知飞了多少路程,由此可见。那仙兽仙域距离何其偏僻遥远啊……

这一日,陡然间,前方一片星光璀璨,在黑暗深邃的虚空中分外耀眼,秦霜精神一振,终于飞到仙兽之域的边缘了。

他的速度,倏地放缓,大袖一挥。便释放出钻天鼠来,同时。一股隐仙能量,便包裹住两人……

嗤!钻天鼠钻出一条冗长虫洞,带着秦霜钻入其中,刹那之间,便神不知鬼不觉,横渡苍茫虚空。出现在仙兽之域一片无人空间。

眼前悬浮着一颗生命大星,银光冲天,它便是饕餮老祖盘踞的巢穴,整颗星辰,都是他一个人的领地!

秦霜一看之下。便不觉暗吸一口冷气,他就看见,那颗星辰深处,蛰伏着一尊异常强大的存在,一股惊天动地的吸能,直冲九霄,撕裂数百个空间虫洞,每时每刻,都从数百个不同空间吞吸着大量的仙能……

显然,那饕餮老祖,正在苦练之中,这般惊人的吞噬威能,可以説每一息,他的力量都会得到一丝增涨。当然,当他吸收仙能达到极限,便会停止吞噬,收敛大饕餮古符的吞吸威能,陷入漫长的沉睡消化之中。

而目下,秦霜赶来之际,恰好碰到饕餮老祖正在吞吸磅礴仙能的过程,他能清晰的察觉到,吞吸兽能的气息,跟他的大黑洞手,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比连城家族的大灭绝手,要强上数倍之高,难怪连城家族,一直以来,不吝重金,请白银学院帮他们寻找饕餮古仙遗留下来的各种宝物,神通心法,如果能从这头饕餮老祖手里,抢回六万八千张饕餮兽符的话,应该就能弥补全大灭绝手的缺陷……

秦霜的目光,望向其他星辰,在庞大的仙兽之域,悬浮着数不清的大小星辰,这是属于仙兽一族霸占的空域,他能清晰的感应到,很多星辰之内,都盘踞着强弱不等的仙兽气息,显然,在这片星域动手的话,极有可能一下惊动无数仙兽,再加上那饕餮老祖勇不可挡,只怕对他深深不利……

秦霜籍着隐仙能量,隐藏在这片无人空间,皱眉思索,很快,便想出一条诱蛇出洞的计策,要想从那饕餮老祖手里强行夺走多达六万八千张古兽符,就必须把他引出这片仙兽之域,单独困住他,才有夺取的可能,不然一动手,对轰气流轰鸣,立刻便能惊动无数仙兽,一涌而来,秦霜只能望风而逃,而他的来意泄露之后,再想引诱那饕餮老祖,就难上加难,难比登天……

先不暴露来意,引蛇出洞,便能达到出其不意的目的,便能引诱那饕餮老祖,一步步进入他设下的彀中。

秦霜双眉一扬,一道精神波动,便传递给钻天鼠,他俩配合已久,可谓是相得益彰,那钻天鼠小爪子一伸,顷刻之间,便带着他离开这片仙域。

嗡!秦霜被钻天鼠带到来时,一片死亡空域之中,这儿到处是破碎的陨石,残破不堪,他大袖一挥,哗啦啦,哗啦啦,一股仙能席卷,便震飞无数陨石,清出一大块空地来,然后他默运青皇镇仙玄功,踏罡步斗,在这片空域之中,到处游走,每走一步,便烙印在虚空之上一枚阵纹的虚影……

一圈走完,无数枚阵纹虚影,便构成一座“青皇镇仙绝阵”,整座阵纹联系在一起,灿亮一下之后,便缓缓隐去仙芒,隐藏在虚空之中,要不催动的话,外人根本看不出此地隐藏着一座杀生大阵。

之所以布下这座从未布过的镇仙杀阵,秦霜主要是担心那饕餮老祖强大的不好对付,必须事先布下这座在闭关期间,因修为增涨,才掌握到的杀生大阵,才有的把握,杀兽夺符。不然一对一,硬碰硬的话,要是那老饕餮实在厉害,还不一定能从他手里抢走古兽符呢,更何况,万一那老饕餮见势不妙。发动心灵风暴,召唤其他强横仙兽来援怎么办?布下这座绝阵,就可以禁锢一切精神意念的传递。确保他有足够的时间,在这儿镇压那头老饕餮。

布下那座绝阵之后,秦霜便让钻天鼠带着他,无声无息撕裂一道虫洞,直接穿梭到那颗饕餮星辰之上,倏地释放本源气息,一股黑洞仙能溢出体外。尔后一拍钻天鼠的肩头,一个新的虫洞蓦地裂开,嗡的一声,两人钻入其中,便消失不见了。

星辰地下,一座庞大地宫之内,那饕餮老祖正盘坐在地,吞吸数百空间磅礴仙能。他头如栲栳,额头间有一圈猩红眼球。稍一眨动,给人一种天旋地转的大恐怖感,他缩小庞大兽体,盘坐在地,正全身心投入修炼……

突然,他两颗灯笼般的眼球。倏地睁开,似乎,他感应到什么异常……

“嗯?”

他的右爪蓦地一扬,一股澎湃兽能席卷而出,顷刻之间。便破土而出,出现在秦霜刚刚停留之地,爪指一抓,便把一股隐约气息,凝成一枚银黑色的仙石,缩了回去。

饕餮老祖停止修炼,凝望着掌心那枚小小的仙石,那只是一股很轻微的仙能,被他一抓凝练而成的,体积自然不会太大,托在他的掌心中,更是跟一粒小米似的,微不足道,但他的脸上,却露出一丝慎重气息……

嗡……他磅礴的识能,蓦地便渗透进那枚仙石深处,仔细感应之下,他只觉那枚仙石内蕴含的仙能气息,竟然跟他的本源兽能,隐约有一种本源相溶之感。

他甚至能隐约感应到,那枚仙石的深处,浮现出一个庞大黑洞的虚影,微一颤动,四方羽仙之气,便纷至沓来,被吸入黑洞深处的景象!

“咦,哈,哈哈,哈哈哈……”饕餮老祖先是惊诧不已,继而狂喜起来:“这枚仙石的主人,似乎修炼的仙道神通,跟我的饕餮符功有异曲同工之妙啊,甚至,甚至我能隐约感觉到,这枚仙石的能量之中,有跟我饕餮符功本源相近的能量,难道那个路过我这颗星辰的羽仙,得到了那部大饕餮手不成?……”

这么一想,他不由得激动起来。

“我千辛万苦,终于得到六万八千张饕餮古符,从符箓之上,参悟到大饕餮手的修炼心法,可是缺少招数,施展出来,不能尽善尽美,爆发出强的饕餮威能。我一直在追寻大饕餮手究竟落于何人之上的真相,没想到今天,意外让我得到了一些线索,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只是,不知那人厉不厉害,是不是反过来想打我饕餮古符的主意?”

饕餮老祖也是老得成了精的人物,浑身一震,哗啦啦无数符箓飞了起来,组成一头符影饕餮,猛地灿亮闪烁了起来。

饕餮老祖把那枚微小的仙石,捏碎后打入那头饕餮符影之中,顿时,他就透过六万八千张古符,推算出在他星辰之上,惊鸿一瞥便翩然远去的秦霜的身影,甚至,连他落下时,体内溢出气息的强弱都推算出来了……

“哈哈哈,这真是天助我也,一个小小的六重羽仙,应该是路过我这颗星辰,一落下来,便被我释放的强大气息惊得逃走了,连多停一息都不敢,唯恐他拥有的大饕餮手,被我抢夺走,哈,这小子也不想想,我饕餮老祖何等修为,只要抓住你一丝气息,你就插翅难逃。嗯,看情形,他似乎并未听説过我的威名,这也难怪,我一般深居简出,只在七重羽仙圈中有diǎn名气,基本上不跟中低阶的羽仙打交道,那小子不知我也不奇怪……”

“无论我的推论对不对,但一个六重羽仙,只有我追杀他的份儿,不可能出现他引诱我飞出仙兽之域的可能……”

那饕餮老祖,刹那之间,便做出结论,猛地站起身来,一摇壮硕的身形,噼里啪啦一片骨骼爆音声中,他从饕餮兽形,化作一个强壮魁梧的老年人族,大袖一拂,一步便踏出深邃地宫,出现在大地之上。略一打量方向,循着秦霜残留的那丝气息牵引的方向,一步便踏了出去……

那一踏之下,一个虫洞便在脚下裂开,他蓦地便踏入虫洞,消失在他的那颗星辰之上。

嗤啦!一个庞大的虫洞。骤然被一股可怕的能量撕裂,饕餮老祖像是一尊高高在上的仙道老祖,威风凛凛一步便垮了出来,他的面前,秦霜静静的盘坐在虚空之中,似乎在闭目冥修,听得气流异响,这才睁开了双目,似乎很好奇的望着他。

“哈哈哈。小子,你挺会装无辜呀,可能你也察觉到被老祖我盯上了吧?别装一脸无辜了,老祖我亲自追了过来,哪有空手而回的道理?老老实实交出大饕餮手吧,不然你死了之后,我也会对你搜魂索魄的,什么秘密都保不住!”

饕餮老祖一罩面。便狞笑一声,开门见山的便吼了起来。

“饕餮老祖。你説错了,这番话应该我来説,听説你苦苦收集,终于攒到一套六万八千张的饕餮仙符,很好,你这套古符。跟我修炼的一门神通恰好配套,我奉令赶了过来,目的便是诱你出洞,引你出域,然后抢夺你的你那套古符。现在你上当了,上了我的大当了,可怜你还以为,抓捕到了我的一缕气息,想从我手里抢夺大饕餮手呢,笑话,太可笑了你这头老饕餮……”

秦霜缓缓站了起来,背负着双手,微微一笑,説话之间,四面八方的虚空之上,雨diǎn般的青皇阵纹便微微的灿亮了起来,浮现了起来,就像是一张从虚空深处浮现出来的庞大渔,把他俩包裹在内,而秦霜刚才盘坐的方位,恰好便是核心阵眼,一见把贪婪之心勾动的饕餮老祖引诱过来,便立刻在隐仙能量的隐匿下,开始启动那座青皇镇仙绝阵,至此,整座阵盘,被他全面开启起来。

对秦霜来説,饕餮老祖此刻已是他中之鱼,退走不可能,传递意念波动召唤外援,也已经不可能,此地已在青皇绝阵的覆盖下,成了一方禁锢下的独立空间,跟外界隔绝了!除非拥有远超过他的恐怖仙能,才能强行破开!

“什么?……”饕餮老祖大吃一惊,来之前他就做出了种种假想,但认为那小子仅仅六重羽仙力量,应该不可能想要染指他的那套饕餮古符,这才断然来追,没想到到了,他还是落入了坏的厄境之中,这个被他轻视的六重羽仙小子,还真的是张以待,等他一头撞进来呢……

上当了,中计了!饕餮老祖时间,便起了退意,他倒不是怕秦霜,但本能的感觉到,战场设在他盘踞的仙兽之域为,一旦打起来,便会惊动其他仙兽来援,而在此地,极有可能孤身无援,万一真的遭遇什么不测,那就彻底坏菜了。

因此出于人老成精的本能,他便萌生退意,但识能一扫四下灿亮浮现的复杂强大的阵纹,便发现此阵的大恐怖处,他的识能激射上去,竟然隐约感觉到一股让他胆战心惊的镇压气息,扑面而来,让他不得不运转体内兽能,全面对抗……

走不成了!饕餮老祖惊疑的发现,弹指之间,眼前这小子便用了一座古怪邪门的古阵,把他困在这片空域之中了。

他不假思索,一道精神波动便破脑传出,想要召唤一群平时交情不错的仙兽朋友前来相助,他可不傻,既然这人族小子,胆敢以六重修为,想染指他的那套古符,极有可能拿着什么惊人的宝贝而来,他可不想八十老娘倒绷孩儿,在阴沟里翻了他这条大船。这是他本能的谨慎,小心,可以説,这头老兽的反应相当快,相当机警……

可是,他就郁闷的感到,他传递出的那道精神波动,被包裹这片虚空的古老阵纹,骤然之间,湮灭成一蓬精神粒子,袅袅消弭虚空之间,居然根本无法传递出任何精神意念。

“嗬,小畜生,你准备的蛮充足呀……”饕餮老祖忍不住叫嚣起来,事到如今,他也唯有横下一条心,倒要看看那小子,能拿出什么惊人宝贝,如果制不住他的话,他正好杀人夺宝,夺功法,狠狠的发一笔大财。

“对付你这头老兽。不准备充分一diǎn,岂不被你反噬?”秦霜这个时候,几番识能感应,终于确定这头饕餮老祖,竟然是一尊七重羽仙,修为至少也是七重后期。甚至説不定都已经超过七重羽仙,介于羽仙和金仙之间的超级羽仙之列!

不好对付,此兽果然不好对付!秦霜此刻,暗暗庆幸做足了准备,真要直接去那颗饕餮星辰抓捕此兽的话,抓鸡不成蚀把米,一旦被他看到了自己,知道想图谋他的那套兽符,再想把他诱出来。那千难万难。

“亮出来吧,让老祖看看,你背后的势力,究竟给了你什么不得了的宝贝?让老祖我也开开眼,如果强大到我不能承受,老祖也就认栽了,但如果压制不住老祖,那就莫怪老祖手下无情了!”

饕餮老祖倒也光棍。他直接便要索看秦霜究竟持何宝而来,以他的眼光见识。还认不出这座镇仙绝阵,就是秦霜的杀手锏呢,他只是认为这座古阵或许也是秦霜背后的家族或宗派赏赐给他的禁锢秘阵呢,只是下意识忌惮那股镇压气息,但还没有到相当忌惮警惕的份儿上。

“宝贝?没有,我实话实説……”秦霜坦然摇了摇头。白银学院他奶奶的明显是想让他有来无回,这次任务,交给他一个人,是十死无生的活儿,又怎么会给他什么宝贝。徒然落入饕餮老祖的手里呢?

“小辈儿,你敢骗老祖?哈哈哈,看来你的那宝贝,是要到关键时刻才运用的吧?哇哈哈哈,老祖就给你这个机会,老祖倒要看看,究竟是你的宝贝更强,还是我的大饕餮心法更厉害?”

那饕餮老祖自然不会相信,他狞笑一声,浑身一震,哗啦啦,一张张微小的饕餮古符,从他的皮下浮现出来,顷刻之间,他浑身上下,密密麻麻浮现出六万八千张古符,大口一张,冲着秦霜便是恶狠狠的一口吞下……

“轰隆!”

一股摧枯拉朽般的吸流,席卷而出,充斥每一寸空间阵纹,这一张口一吞,整个镇仙绝阵的内部空间,全被他一口吞的震碎了,像是凭空出现一个庞大的黑洞也似。

“兽符合一,吞天噬地!”

一吞之威,惊天动地!

秦霜一见那股饕餮符能,便心头大惊,那股吸流,异常庞大,势不可挡,他也挡不住,一旦硬碰硬的话,顷刻之间,他就要被无法抵挡的吸流,吞入饕餮老祖的血盆大嘴之内,被他吞入兽符之内,活活炼化。

要是能吞入饕餮老祖的本源仙海,秦霜倒是乐意奉送给他一尊仙能分身,然后diǎn燃他的本源之海,让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那套饕餮古符,先别説能不能diǎn燃古符,就算是能diǎn燃,他还舍不得呢,他此行的目的,便是夺取这套饕餮古符为己用,可舍不得把它们焚烧一空,那就叫做得不偿失呢。

秦霜的脚下,蓦地泛起一圈圈波纹般的涟漪,他的仙体,瞬息之间,便沉入一重重的阵纹深处,消失的无影无踪。

“蓬!”整个阵纹空间,被饕餮老祖吞的寸寸崩裂,要不是被青皇阵纹包裹着,这一方空域已经被他霸道绝伦的吞噬符能活活的吞成一个黑洞了。

“小畜生,有种出来跟老祖一战,让老祖看看你拿着什么宝贝而来,竟敢染指老祖的这套古符……”一口吞了个空的饕餮老祖,狞声长啸,震撼的一道道阵纹嗡嗡嗡的乱颤,像是能依靠音波冲爆这座青皇绝阵似的,威势惊人。

“哈哈哈,老饕餮,别急,我有的是时间,让你见识我各种宝贝,神通的威能,先让你品尝道大菜,焚羽之火,给我燃烧!”

秦霜的声音,从阵纹深处传递出来,他盘坐在核心阵眼深处,大手一扬,蓬的一声,一股焚羽之火,刹那之间,便把整个青皇绝阵的阵内空间,全部diǎn燃成一片火海,火杂杂的燃烧了起来……

“嗯?”饕餮老祖甫一看到那焚羽之火,便心生一种心惊肉跳之感,一股饕餮符能便被他催逼出来,凝成一个坚韧厚重的大茧子般的光罩,把他全身上下包裹在内,当焚羽之火淹没一切时,他整个人悬浮在火海之中,能清晰的看到,焚羽之火把他的符能光幢炼化的滋滋滋乱冒雾气,甚至不时迸射出无数的火星,火diǎn,像是刀剑砍劈也似……未完待续……

灵武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合肥市滨湖医院预约挂号
郑州哪的医院治癫痫病
宁波癫痫病治疗费用
宁夏治疗阳痿方法
友情链接